欢迎访问天秦新闻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 > 新闻正文

20年后打老师案开庭:检方称老师当年教育方法不当

时间: 2019-06-12 21:20:27 | 来源: 北京青年报 | 阅读: 142次

视频-男子20年后打老师案将择期宣判 律师:若判决不过分就不再上诉

原标题:“20年后打老师案”开庭审理:检方称老师当年是“教育方法不当”

记者/李佳楠

  ▷常仁尧拦住张老师的地方

  ▷常仁尧拦住张老师的地方

庭审中,回忆起当年被班主任殴打的经历,常仁尧多次忍不住哭泣。检察机关则将张老师打学生的做法,评价为教育方法不当。

2018年7月,33岁的常仁尧遇到了20年前的初中班主任张老师,想起上学时被其殴打的经历,他拦下对方、连扇多个耳光,并拍下视频。12月中旬,打人视频在网络迅速传播,引发广泛关注,常仁尧随后因寻衅滋事罪被捕。

据常仁尧的家属称,事发后,他们曾多次联系张老师、希望获得谅解,并曾登门拜访,但双方不欢而散。“张老师报警了,说我们扰民”。

知情人士告诉深一度,对于打老师事件,引起了栾川县委县政府的重视,该县主要领导作出了严查的批示。栾川县各单位处理都很慎重,公检法曾组织7个专家研究作出处理决定,也曾就此向省市多次汇报。

2019年6月12日,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。据了解,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集中在打人事件的传播、影响等方面。检察机关指控,打人事件严重影响了张老师的工作、生活及其家庭安宁。辩方律师认为,最初视频仅在小范围内传播,校方发布控告信接受国家级媒体采访,才引起舆情发酵。况且,这和寻衅滋事罪本身无关。

庭审最后,常仁尧当庭道歉并愿意赔偿张老师经济损失。目前该案庭审已结束,将择日宣判,检察机关发表意见,建议定罪量刑1年半到3年。

▷打人视频截图

▷打人视频截图

回忆被打经历数次哭泣

6月12日,早晨7点多,常仁尧所在的雷湾村的数十位村民和家属一起来到法院门口,等待9点的开庭。最终,除常仁尧的父亲、妻子等亲属和两位村民代表参加庭审外,大部分村民等候在法庭门口,直至6小时后庭审结束。

常仁尧的辩护律师郭京朝告诉深一度,此次为其做无罪辩护。常某的殴打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但未达到犯罪程度。

但公诉方认为,常仁尧触犯了寻衅滋事罪,构成了拦截、恐吓、殴打他人。

郭京朝律师表示,庭审中,检察机关当庭举证了打人完整视频、实验中学控告信、张老师举报信和口供等证据。作为公诉方的证人,栾川县实验中学副校长和张老师的一位同事兼邻居出庭作证。

庭审现场,学生打老师案件的立案过程得到确认。张老师的该名同事在网络上看到了打人视频,找到张老师询问,张不愿意追究,该老师向学校汇报,校方让张老师陈述事件经过,最终发布控告信。

就控告信的事实依据和对常仁尧“社会渣滓“的指控,辩护律师要求校方给出解释。郭京朝律师告诉深一度,校方只回复了一句,”我不知道情况,都是张老师说的”。

打人视频广泛传播,如何发酵引发舆情,成为双方争议的一个焦点。公诉方认为,常仁尧将视频转发同学后被各大媒体转载,网上发布“辩解视频”导致舆情进一步发酵。郭京朝律师认为,最初视频仅在小范围内传播,校方发布控告信接受国家级媒体采访,才引起舆情发酵。况且,这和寻衅滋事罪本身无关。

开庭半小时后,常仁尧陈述自己当年被张老师殴打的经历,除了此前报道的背部插木板的经历之外,他还讲述自己曾被张老师要求蹲在讲台上,张从肩部踹到腰再踹到臀部。庭审过程中,讲到自己被虐待的遭遇,常仁尧多次哭泣。法官提醒他先稳定情绪,再讲述。

常仁尧同学的一些证言也被当庭提交,检察机关将此评价为张老师的教育方法不当。郭京朝律师反驳称,不是教育方法不当,就是殴打,这个证据已经庭审出示,证据确凿。

庭审上,打人事件对张老师造成的影响严重程度,控辩双方也存在争议。

检察机关指控,打人事件严重影响了张老师的工作、生活及其家庭安宁。对此,郭京朝律师表示,事后,张老师仍能照常上课、生活,还能锻炼身体。

“负面影响肯定是有的,张老师的同事、家人的证人、证言显示,事情让张老师心情不高兴,情绪低落,闷闷不乐,孩子受影响。”但郭京朝律师称,这些都是人为的看法和认识,和刑法上的严重后果没有关联性。同事、家人提供的张老师受到影响的证据是在第二次侦查时才补充的,属于先有罪名后有证据。

在最后陈述时,常仁尧表示,张老师以前打他,他才会做出打人的举动。现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向张老师赔礼道歉。如果判决有罪的话,他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,如果无罪的话,他也会承担其他责任。

常仁尧及家属委托律师当庭提出,赔偿张老师经济损失2万元,但因其未出庭,法院答复,经过庭审合议庭,结合双方意见,再做处理。

该案将择日宣判,检察机关发表意见,建议定罪量刑1年半到3年。

 ▷常仁尧在庭审中

 ▷常仁尧在庭审中

老师被打时一直道歉

2018年7月初的一天,常仁尧和好友潘石(化名)相约外出垂钓,在路边等人把渔具送来时,常仁尧注意到远处有一个骑车过来的人,外貌酷似初中班主任张老师,便拜托朋友,“如果确实是他,就开始录视频。”

常仁尧将张老师拦下,确认对方身份后,想起上学时被体罚的遭遇,他的情绪激动起来,一巴掌打在50岁的张老师脸上,厉声喝问,“还记不记得我?”随后,他又打了4下,并质问老师,“以前你咋削我?”最后,他命令老师把电动车开到路边。

根据视频内容,面对常仁尧的质问,张老师慢慢弄清楚了情况,劝他“消消气”,并道歉称,“自己以前年轻气盛”。常仁尧说,“这口气憋了十几年,每次想起来我都会做噩梦……你打学生可以,但不能因为他家里没钱,就削他。”之后,在周围群众劝说下,张老师调头走了,常仁尧也和朋友继续出去钓鱼。

当天,事发地附近的王丽(化名)和两个孩子目睹了打人的场景。王丽告诉深一度记者,“常仁尧打人时确实很激动,扇过老师后他的手一直在抖,能看出他在努力地克制自己。张老师当时一直在道歉,不时抚摸他的肩膀。”

据了解,事发后,张老师未向家人说明实情,谎称自己骑车摔倒受伤,也未报警追究常仁尧的责任。

常仁尧也没将打人的事情告诉家人,当天,父亲常天长是从别人口中听说,儿子白天把老师给打了。他回家就质问儿子,常仁尧讲述了上学时被张老师体罚的遭遇,常天长也理解了儿子。

去年12月中旬,1分多钟的视频片段被传到网上。视频的传播却让事件冲突升级,12月16日,张老师任教的栾川县实验中学向派出所递交举报控告书,指责常仁尧是“地痞流氓”、“社会渣滓”,要求公安机关查清事实,严惩肇事者。之后,常仁尧在栾川贴吧向所有受到此事伤害的老师道歉,其中不包括张老师,并表示愿意回家配合警方调查。

与此同时,常仁尧和他的同学也在继续曝出,张老师当年殴打学生的事情。常仁尧的同学李磊(化名)回忆,“有一次,张老师把常仁尧从教室前面踹到教室后面,又从后面踹到前面,力度非常重,几乎把常仁尧踹翻在地。”

常仁尧还觉得张老师的打骂带有侮辱性。“他曾当着全班的面让我双手趴在黑板上,将一块木板从后背插在我的衣服里。”

朝夕相处,妻子对常仁尧的遭遇感同身受。结婚后,有时网上看到老师殴打学生的新闻,常仁尧会非常气愤。他经常做噩梦半夜惊醒,梦里被老师追着打,无助地像个孩子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她讲述,常仁尧有一次直接蹦起来,口中喊着“不要打,不要打”,一边不自觉地抱着头。

去年12月20日,常仁尧从杭州东站乘车回家配合调查,在车站被抓。之后,其所在的雷湾村的150多名村民联名求情,但至今他一直被拘留在栾川县看守所。

打人视频在网络上迅速传播,将常仁尧和张老师置身于舆论漩涡。起诉书显示,在2018年12月16日至2018年12月27日,共获得此次事件的舆情信息99648条,微博受众人数达6.8亿多人次。

经调查,拍摄9分钟长视频后,常仁尧曾将1分多钟的视频转给两位同学查看,叮嘱他们不要外传,之后视频又被转给其他4名同学。第一个收到视频的同学也被张老师打过,“他传给我,是想告诉我,他替大伙报仇了”。

常仁尧妻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疑惑,视频是常尧让拍的,但并不是他传到网上的。“到底是谁把视频传到大范围的网上,或者说微信群里面,没有人给我们答案,公安局也不去调查”。

 ▷常仁尧当年所上的中学

 ▷常仁尧当年所上的中学

被打老师未参加庭审

2019年1月4日,常仁尧被栾川县公安局批准逮捕,1月25日,案件被移交栾川县检察院审查起诉。检方起诉书显示,栾川县检察院指控常林在公共场所出于报复动机,为发泄情绪,借故生非,当众拦截、辱骂、殴打中学张老师,并有意录制视频传播他人观看;导致该视频在网络上广泛传播,严重影响张老师的工作、生活及家庭安宁,并引发全社会对尊师重道传统美德的非议;影响恶劣,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,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刚进看守所时,常仁尧睡不着,每天都会回想打老师这事的来龙去脉,思考哪些方面做错了,见律师时,会经常谈自己的看法和认识,自愿赔礼道歉,承担医疗费,给予张老师一定的精神赔偿。

被刑拘近一个月,常仁尧写下了一份道歉信:“虽说事出有因,但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处理,给张老师造成了第一次伤害;视频经网络传播后,又给张老师造成了二次伤害。我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,如果我遇到这样的事情,我的孩子也肯定非常痛心。我真诚地向张老师道歉,向全体教师道歉……”

为了达成谅解,父亲常天长开始找中间人和张老师一方沟通,前后沟通十余次,但都只见到张老师的妻子。常天长曾一度找到张老师老家的村支书等人帮忙调解,把村支书领到张老师妻子的美容店里之后,为了避免激化矛盾,他自己主动走到店外。

常天长告诉深一度记者,常仁尧的三个姑姑曾经和张老师妻子见过面,张的妻子和此前一样回复说:“我们和常仁尧没怨没仇,也不想追究他的责任,事情出来几个月我们也没有告过他,但是政府处理这个事情,我们也没有办法”。

知情人士告诉深一度,对于打老师事件,引起了栾川县委县政府的重视,该县主要领导作出了严查的批示。栾川县各单位处理都很慎重,公检法曾组织7个专家研究作出处理决定,也曾就此向省市多次汇报。

据常天长说,曾找到栾川县教育局一名副局长,该名副局长打电话给实验中学校长,希望双方最好尽快达成和解,“对教育界好,对学校好,对常仁尧好,对张老师也好”,并让其去找校长沟通。之后,常天长收到反馈,实验中学校长称,“对于双方和解没意见”。

最近一次,常仁尧家人曾登门拜访张老师,希望获得谅解,但双方不欢而散。“张老师报警了,说我们扰民”。

2019年3月14日,张老师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并表示,他本不打算追究。但视频经网络扩散后,他及家人所受的伤害太大。“如果他给我亲口道歉,我还是会去法庭帮他说话。毕竟我是他的老师。”对于是否打过学生,张老师曾表示,他没有打过学生,也没有打过常仁尧,但惩戒是有的。

在妻子的眼中,打人视频里的那个常仁尧并不像自己平日里的丈夫。6月10日,她发文称,“我老公并非不尊重老师,逢年过节回家都会和老师同学聚聚,路上碰到也会老远就喊一声老师,聊好一会儿才作别”。因为打老师的事情,夫妻二人还吵了一架,“他说知道不应该打老师,但一时冲动,没控制住”。

常仁尧所在的雷湾村村民也一直关注着事件的进展。常仁尧被拘后,150位村民联名为他出具情况说明书。半年间,常父除了出门为儿子的事情奔走外,都一个人待在家里。村民们偶尔会去常家了解情况,开导下常父。

有村民告诉深一度,春节期间,近20个村民曾多次自发去看守所,希望能探视常仁尧,常仁尧的同学和玩伴也曾聚到一起,谈起他的事情,也尝试去探望他。“都没有见到人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6月12日,村民们自发到法院旁听庭审,而在这一天,被打的张老师并未参加庭审。

新闻标题: 20年后打老师案开庭:检方称老师当年教育方法不当
新闻地址: http://www.tianqinyangzhi.com/society/768051.html
新闻标签:老师  常仁尧  郭京朝  栾川县  打人
Top